您当前位置: 新闻> 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刀剑乱舞]天生一对(三日鹤伊达组+三条家ABO全文

作者:w88-优德手机官网-优德体育在线      发布时间:2019-11-20 20:46:23

  因为三千fo点文抽中了这篇,所以会扩写成文。阅读请点击←请戳

  黑社会首领Alpha三日月宗近x黑社会首领Omega鹤丸国永

  这是一个唯我独尊的大佬Alpha和一个我行我素的大佬Omega互相斗智斗勇斗生理期的故事,两个欢喜冤家,同城的黑社会背景。

  传统黑道家族伊达组,上代首领领养了四个儿子,悉心栽培后带着夫人改变身份隐姓埋名从此不管组内大小事务,隐居传位。伊达组的领导层组成为:一把手鹤丸国永(Omega),二把手烛台切光忠(Beta),大俱利伽罗(Alpha)和还没分化性别的太鼓钟贞宗。

  新兴的黑道组织三条家,利用公司和家族血缘为掩护,将灰色收入一块搞得有声有色,正在觊觎伊达组占据的地盘。一手开创下江山的是首领三日月宗近(Alpha),他的得力助手还有弟弟小狐丸(Beta),堂哥石切丸(Beta)和岩融(Alpha),以及还没分化性别的堂弟今剑。

  两边因为利益摩擦开始各种不对付,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很顺利地拿到了对方的性别情报,在一系列交锋后发现对方软硬不吃,就在信息素上动起了脑筋。他俩都针对自己和对方的性别与发情进行了思考和布置,决定以此为突破点。鹤丸国永的目的是让三日月宗近因为Omega信息素发情而失控,进而失去判断力和决策水准;三日月宗近的目的是让鹤丸国永因为Alpha的信息素而失去自主意志,从而自己能控制他占据主导地位。

  鹤丸国永故意单独约三日月宗近出来谈判,三个弟弟打掩护;三日月宗近赴约,同样身后跟着一帮人。谈判现场是一个小房间,这边刚砸碎了催情剂,那边马上注射抑制剂,两边都是有备而来。一看我有政策你有对策还都是这般如此的花花肠子,两人先虚伪地打个哈哈握手道别,出了门以后暗中让人尾随打闷棍。然后发现连彼此阴对方的安排都非常一致,干脆就直接撕破脸皮互殴了。

  之后的互相下套变得更勤快,关系进展到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一天会想对方十次以上:今天他有没有机会给我用套路;今天我该在哪些地方反他的套路;今天有没有新的套路(吾日三省吾身.jpg)。双方业务从收保护费再到明面的产业规划,产生了非常多的矛盾。两人兴致上来了就各种互怼,比如夜里碰到后在无车的马路上飙车互撞这种,Beta狐和Beta烛又跟着收拾残局(哎呀,为什么要加个又字……)

  各个黑帮头子一年一度地在某地参加某个业内集会,许多dalao出席,比如髭切(Alpha)膝丸(Beta),莺丸(身为Beta对外宣称Omega)大包平(Alpha)等等。收到邀请的鹤丸国永得知三日月宗近也去,感慨一番业界不景气居然让这人也混上位了,然后带着烛台切光忠和太鼓钟贞宗赴会,大俱利伽罗留守伊达组本部。

  鹤丸国永通过交际圈得知了髭切和三日月宗近详细的见面安排,于是假意拜托莺丸牵线约见和三日月宗近一起前来的其他三条家成员,让烛台切光忠打着寻求和解可能的名义去参加和监视他们。在会议正式开始的前一天下午,鹤丸国永趁三日月宗近出去、三条家的成员也在应酬后顺利摸到他的房间,把三日月宗近在房内冰柜藏着的Alpha抑制剂全部换成了使感官更灵敏的催情剂,顺便偷了一波机密资料。

  他没料到三日月宗近在房间里早就放了针对Ome(自)ga(己)的强效挥发性催情剂,三日月宗近早就料到鹤丸国永不知什么时候会溜进来,并在房间里装了红外报警器。被药倒后鹤丸国永软倒在地板上浑身都没力气,发现开始情动后赶紧摸衣服打算给自己注射Omega抑制剂,没打进去就被回来的三日月宗近夺走了。

  三日月宗近靠近鹤丸国永拿回他放在身上的资料,只几秒钟就觉得出于性别天性,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于是赶紧先注射了冰柜里的抑制剂再做其他打算。但是因为都被鹤丸国永提前偷换成了催情剂,然后两人立刻干柴烈火,这样那样起来(爷:我可能注射了假的抑制剂.jpg)。从地板上做到床上做到浴室里的长途列车保守估计五章肉,直到晚上才结束。

  半夜鹤丸国永在三日月宗近的床上醒来,身体的发情因为和Alpha的结合而终止了。不声不响穿好衣服准备跑路时,被醒来的三日月宗近摁住。鹤丸国永直接推开他走了,赶紧回去吃药洗澡好把三日月宗近留下的标记和气味弄掉。三日月宗近躺床上回味的时候发现鹤丸国永把一条蓝宝石的坠子忘了(希望:诸位好,我又出场了,给大家拜个早年),他发现自己想着想着睡不着,干脆起来检查了资料和被偷换的抑制剂,顺便把他的坠子收了起来。

  第二天的会议召开得很顺利,面子上都是虚的,真正的协约和条例早就在开始前各家都私下谈好了,走个过场。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只打了个照面,两人都对前一晚的事只字未提。

  回去后三日月宗近约鹤丸国永出来见面还坠子,顺带送了另一条红宝石坠子(卡门露西亚:各位,我想死你们了!)。鹤丸国永翻了个白眼,问他你难道在付过夜费吗无事献殷勤。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说他们在床上那么合得来,床下的关系也应该缓解一些,他想让鹤丸国永当自己的情人。这话出口后他被鹤丸国永又翻了一个白眼,鹤丸国永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就该有点自知之明,之前只是药物事故。三日月宗近噢了一声,表示那追总是可以的吧——然后他就开始追人了。

  谈恋爱的具体过程绝对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弄得二把手和小弟们焦头烂额,看着两个笨蛋大佬长吁短叹。像是鹤丸国永晚上去自家开的夜店巡(玩)查(乐),三日月宗近一个人过来找他,把鹤丸国永一脸严肃地急匆匆拉到一间空房里。当鹤丸国永郑重地问有什么要紧事的时候,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说指名他;再像是三日月宗近知道了哪里的黑帮集团要给鹤丸国永下绊子,就随便找点理由不动声色地给对方吃闷亏等等(爷:只有我才能给他使坏,想碰他你们等到下个paro都没戏);以及三条家开高价挖伊达组组织墙角,等鹤丸国永上门理论后三日月宗近提出各种过分要求,例如接吻约会啪啪啪。

  总之,两人后来成了,但是没有公开在一起,而是地下恋爱关系。不过还是在继续互相怼,拆台,各种不对付。因为是ABO,相应地也要考虑很多独有的设定该怎么弄。

  标记/信息素。鹤丸国永会定期服用抑制剂和各种药物洗掉被三日月宗近标记的信息素,也就是生理意义上的保持单身,因为和Alpha结合过后Omega的信息素会被改变。关于信息素,初始设定里也有这么一段,Alpha在感应到Omega后可以释放信息素,Omega接受到以后会因为先天缘故陷入不能动的状态等待Alpha前来捕捉。这个可以用于后期三日月宗近去鹤丸国永房间(两人都没用抑制剂的情况下)。洗澡时鹤丸国永感受到了三日月宗近的存在,勉力披上浴巾后给他开完门就软倒了,然后被笑眯眯的三日月宗近抱到床上开始办事。

  发情期。因为鹤丸国永性格很骄傲,而且要强,再加上彼此身份,所以基本不怎么直接开口,靠戴项链和三日月宗近传递暗语告诉他今晚能不能过来。蓝色的就是今天不行,红色的就是今天可以。

  结。后期两个人做肯定是心意相通,所以做的时候会形成结。第一次鹤丸国永察觉到以后的反应是叫三日月宗近出去,三日月宗近稍微退了一点点,强烈的快感和痛感就让鹤丸国永不行了。他吻了鹤丸国永,说绝对不会伤害到他,然后两人继续。有了结以后的时间和快感基本翻番,释放了几次结都没消下去然后在床上继续这种情况也是有的。

  孕期。怀孕的一切可能肯定是用短期药物pass的,生子向我也写不来,乌龙的搞笑向还是可行的。比如鹤丸国永和弟弟们度假前去例行体检,医院弄错报告,明明没有但是却显示有了。他看着检测单,头脑三秒空白后给三日月宗近发了短讯,然后告诉了弟弟们。紧接着伊达组高层全员立刻爆炸(各种意味):烛台切光忠通过网络下单好了婴儿车、婴儿床和0至1岁的小衣服,并且预约了装修团队第二天来总部装潢婴儿房;太鼓钟贞宗翻出自己当年的绒毛玩具,同样在网上买了一堆早教用品并严肃地告诫鹤丸国永让他快点进行胎教,培育接班人要趁早;大俱利伽罗打了直球,问孩子是谁的。鹤丸国永缄默三秒后说了,大家又炸了一回。太鼓钟贞宗撸袖子说早就看三日月宗近不爽居然还把老大搞到有了我要揍死他,被大俱利伽罗拦住了。烛台切光忠语重心长地问鹤丸国永是不是被强迫的,鹤丸国永噎到要修理他一顿,结果大俱利伽罗跟太鼓钟贞宗一人一边赶紧拉着鹤丸国永喊着你别激动小心伤到无辜的小生命(鹤:无辜个p)。结果被鹤丸国永通知到的三日月宗近火速上门,被以为是来砸场子的所以拦住了,好不容易闯上来。进门看到这架势赶紧一把抱过鹤丸国永宣称我负全责会照顾好他们的,被伊达组全员鹤烛俱贞吐槽关你什么事,我们自己负责就行了又不是照顾不好养不起。一番讨论后鹤丸国永决定一切照旧,让三日月宗近别管这事,他们两人都不必特意改变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事要做。然后他按照原计划和弟弟们去度假,三日月宗近答应了他,但是转头就收拾东西一起去了。在南国小岛的第一天鹤丸国永玩得很开心,傍晚烛台切光忠去采购食材,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捣鼓烧烤架,他在沙滩散步。走着走着在夕阳下迎面看到了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说他们过去的一切交往里都是在让鹤丸国永自己选择,所以现在也是,相比其他事他更在意鹤丸国永自己本身的想法。鹤丸国永想了一会儿说那好吧允许三日月宗近偶尔照顾他,然后领他一起回去吃烧烤。太鼓钟贞宗给他的烤串加上无敌变态辣的调料,三日月宗近吃得面不改色。反正一通折腾后回去复检,假警报解除。伊达组这边都看到了三日月宗近对自家老大很上心,鹤丸国永也觉得三日月宗近挺不错,然后两个冤家就继续相处了下去。

  这篇我主要是想写一个很强的alpha和很强的omega谈恋爱的故事,文里设定的性别并不决定性格。鹤丸国永的决断、头脑和才能都很强硬,幽默风趣善解人意,社会身份上对自己的性别也拿捏得很好。黑道背景下,因为他是Omega而轻视他甚至想染指他的人有不少,不乏Alpha——但是全部被教做人了,甚至有的时候他会为了利益有目的地使用信息素正向或逆向进行诱导。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是不会为之放低尊严。

  鹤丸国永有处得来的床伴,挑选很严格,次数不多,主要是解决自己抑制得压制不住的发情期,清洗和信息素消除工作准备得很好。这点三日月宗近也是,两个人都深谙社会的规则。他们都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性别和欲望,将自己的私人生活管理得井井有条。本来AO就比B更加容易失控,能压制这份生理冲动的人应该都很不简单。虽然他俩在一起后,会发现单独面对对方时根本管不住自己。只可惜虽然三日月宗近被人目睹过和鹤丸国永在一间房里,也没人认为他俩会ooxx,都觉得是在搞阴谋和阳谋的秘密会谈(以至于大俱利伽罗会一本正经地询问孩子是谁的)……怎么有点悲伤和好笑的感觉,写到这里忽然这么觉得……

  我的预想中这篇是贺岁档大团圆结局的那种,结尾大家喜气洋洋地在一起吃团圆饭。结果酒桌上三句不和爷鹤又开始日常性互怼,在鸡飞狗跳掀桌子众人护碗端菜的刹那全剧终,中间打出“END”字样。写了这么多有的没的真是不好意思了,提前祝大家新春愉快~!这篇依旧是排在很远的计划外,基本没时间,算是个突发脑洞。反正大纲写完了嘛诶嘿算我写完了。